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陆清桉苏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在线看

最近悬疑类小说很火啊,这本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就写的相当精彩,作者是呆a瓜,主角是陆清桉苏郁,讲述了:十年前,苏郁被绑架失踪,音乐圈少了一个青年钢琴演奏家十年后,苏郁在执行任务中,意外看到了个冰山美男她想:遇到他,是她的福气但美男的脾气有点冷,嘴巴有点毒搭讪失败,犯贱不成,就算携手解救被挟持的人质,也要被他“夸”是个憨批她想:这个福气,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冰山美男,是她新上任的顶头上司苏郁:……夭寿哇!陆清桉:闭嘴!苏郁(怂兮兮):好的呢!陆清桉:叫老公!苏郁:那我还是闭嘴吧陆清桉:…….离奇惨死的女人,所住的房间没有第二人进入的迹象尘封数年的老旧棺材里,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败巨人观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汉,胃部竟然残留着自己的身体组织……所有案件扑朔迷离,抽丝剥茧中,十年前那起连环绑架杀人案的真相,被害者手腕处诡异烙印的秘密,逐渐浮出水面最后一个受害者,苏郁,坐在审讯室里,表情冷漠嘴角挂着浅笑,“我杀了他。”*【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风明月,更有家国天下,还有她】清冷冰山刑警队长vs沙雕贱萌女刑警食用须知:本文架空,架的很空这是一篇披着悬疑文的小甜饼

陆清桉苏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在线看

第7章 密室杀人案3

法医室。

了无生机的女孩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,明媚青春的五官失去往日的神采,皮肤也变为不正常的灰白色。

林白等人站在旁边低头默哀,对逝去的年轻生命留下最后一丝体面。

“死者吴莹莹,今年二十四岁,H市人,酒店前台,独居一人生活,”李佑男的声音冷硬,一板一眼的说着调查到的结果,“她高中毕业后来到本市工作,父母为她首付了一套房子,也就是案发现场。”

“同事和邻居对死者的印象很好,称赞她是一个老实本分,踏实肯干的小姑娘,不曾与谁结仇,社会关系简单。”

“因为性格内向,除了和闺蜜还有工作上的人打交道,熟识的也就剩下周围邻居了。”

陆清桉挑了下眉,身上的疏离感形成强烈的气场,“也就是说,没有排查的可疑人员。”

李佑男点点头。

虽然男声轻飘飘的,云淡风轻没有丝毫威严,但林白就是感觉到气氛的凝重,连忙咳嗽两声,故意转移着话题,“死者的死因可以确定。”

“是脑血管破裂导致的猝死,简单的来说,就是被吓死的。”

“吓死?”李佑男显然没听过这种匪夷所思的死法。

林白点点头,双手背到身后,认真的宛如老教授,“吓死大多是因为原有细胞血管疾病,在惊吓的作用下,作为潜在疾病急性复发的诱因,血管高度收缩,从而血流不畅或者血压增高。”

“引发脑血管破裂或者心肌梗死,发生猝死现象。”

“很显然,死者是前者,她患有遗传性的心脏病,曾经在十四岁那年病发过一次。”

说着,从桌面上拿出一份医院报告,“这是死者吴莹莹的病历,从H市人民医院调来的。”

手指翻动着纸张,目光快速锁定在“六月二十日”这几个大字上,陆清桉薄唇紧抿着,看着尸体若有所思。

林白尽职尽责的继续报告着,“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威逼伤和束缚伤,死亡时间在末次进食后四小时,通过胃内容物能看到西红柿还有青菜的食糜。”

肯定的应了声,李佑男皱着眉,“我们在死者家中的冰箱里,发现了吃剩的西红炒鸡蛋还有清炒油菜,可以确定死者的晚饭时间在晚上八点左右,独自一人进食。”

手摸着下巴轻轻摩挲着,彻底陷入思考,“我查找了监控录像,死者于案发当天下午六点回到家中,直到深夜派出所民警登门,她都没有出门,也没有人进出过她的家中。”

“居民楼门口的监控技术人员也做过了排查,除了本单元居民,没有陌生人进入的情况。”

“按照目前的线索看来,没有发现任何有嫌疑的人员。”

没有嫌疑人,没有头绪,没有证据,案件犹如进入了死胡同。

林白面对一左一右两尊冰山脸大佛,感觉自己被两个散发着凉气的开门冰箱包围,瑟瑟发抖中,不自觉感慨。

要是苏嘤嘤那个逗比在就好了。

只有在这个时候,我才能记起你的好哇。

“把调查方向改为附近居民,”陆清桉忽的张口,冷冽的嗓音不怒自威,“着重调查与死者交好的人。”

“这个人,可能也是H市人,或者长时间在H市居住过,与死者多年前就认识。”

李佑男皱起眉,显然很不理解他的决定,“为什么?”

薄唇张了张,话还没等说出口,一道清脆的女声便提前响起,“因为是熟人作案,她就居住在死者家附近。”

苏郁双手插兜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过来,白净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,朝着男人的位置打了个响指,“陆队,我找到线索了!”

眼眸中倒映着她欠揍嘚瑟的模样,陆清桉听出她话语当中的从容,绅士的比了个“请”的动作,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“死者在极度惊恐下求救,导致浴室墙壁下留下血手印,她的死因也在侧面印证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,”苏郁从容不迫的回答着,思路清晰,“我检查过屋子里的电箱,因为电压被控制。”

“所以才会导致灯泡忽明忽暗,营造出一种闹鬼的感觉。”

从衣兜里掏出手机,屏幕中播放着一段小视频,“这是我走访附近居民时意外发现的。”

林白探出脑袋,看着小情侣在路灯下秀恩爱的虐狗视频,鼻子皱起来,调侃着,“苏嘤嘤,我知道你是单身狗,但也没必要按着我们的头一起吃狗粮吧。”

苏郁嘴角抽了抽,不靠谱的回怼,“这叫有福同享,有狗粮同吃。”

借着身高的优势,李佑男清楚的注意到视频角落,手指着那一处不同,“东北角那个一闪一闪的屋子,就是死者的家吧?”

“只有他们一家的灯光有异常,而其他居民家中都很正常。”

“binggo!”苏郁朝她竖起一个大拇指,“终于有聪明人懂得我想要表达的点了。”

从手机相册里找到一张图,语速极快的解释着,“小区每个居民楼都有一个统一的大电闸,也就是我拍摄的这个。”

“我检查过,没有任何问题,小视频也能证明只有死者一家电路出现问题。”

“那么一定是她自己家里电路!”林白恍然大悟,一拍脑袋,大胆猜测着,“被人破坏了?”

漆黑眼眸中笑意闪过,苏郁手指在屏幕上滑动,显示出另外一张电表,“这个就是死者家中的电箱,电压被人为控制。”

“这也就是我刚才说要调查熟人的原因。”

“这个人和死者有仇,并且能顺利的进出她家,帮助死者修理电路。”

李佑男客观的分析着,“可万一是电工技术出错了呢?”

竖起一根手指晃晃,苏郁自信心满满,“你可别忘了,死者的性格内向,不爱与外人接触,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社恐。”

“我敢这么肯定的说,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。”

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照片,上面血淋淋的红色字迹在镜面上格外显眼,女声中掺杂着冷意,“我在案发现场,发现了有趣的事情。”

“死者恐惧的,就是这四个大字——”

“血债血偿。”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