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异界与行者在哪可以免费看,陆长青小说无广告阅读

玄幻小说异界与行者是由作者大大逗罗所著,主角是陆长青,讲述了:这是超越纬度的世界。亦是追寻未知的竞逐。神秘的行者,特殊的传承……异界的抗争,生存的选择……在那个连接着异界的神奇空间-世界意识选择了我们。丢掉你的彷徨,迷茫……解放你的思想

异界与行者在哪可以免费看,陆长青小说无广告阅读

第4章 危机将至

机械豺狼本就一直在注视着上方的人群,在它看来如果不是被光滑的坑道阻挡,它早就冲上去咬断这些人的脖子了。

眼见有人下来,刻在程序深处的杀戮程序启动,一个猛扑就要一口咬断目标的的脖子。

陆长青见机械豺狼来势凶猛,不敢大意,一伸手从戒指中取出一把大铁锤,锤头直径大约有十公分,平时是工地用来人工打木桩的。

轻松躲过机械豺狼的袭击,陆长青一个转身将铁锤狠狠砸在机械豺狼头顶,金属撞击声响起,顺着这股力量,砸向地面,地面碎裂,被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坑。

看台上等着陆长青被一口咬死的人,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,一时之间整个擂台鸦雀无声。

“这速度和力量至少是中级的基因战士,虽然还不能断定是哪一款,不过大致就是这个区间,可是那突然出现的铁锤是怎么回事,难道那些大势力已经发明出了新的变异基因?”

与普通人不同,卡利亚本身就是变异基因战士,他对这种力量的了解更加深刻。

机械豺狼吃了这一重击后,再次缓缓站了起来,只是金属做成的机械狼头被砸烂了一半,各种线路,零件暴露在空气之中,电流声“呲呲”作响。

陆长青甩了甩手腕,将铁锤横在身前,依然全神贯注,毕竟有了前车之鉴,可不能犯同样的错误。

机械豺狼缓缓靠近着,不知是不是头部受损的关系走的踉踉跄跄的,看上去随时会摔倒一般。

见此情况陆长青没有贸然攻击,大铁锤攻击力确实高,不过后摇也很严重,如果出手被躲开就很难躲避余下的攻击,随之学着豺狼一样缓缓移动。

等到两人不足一米之时,银色猛兽似乎再也忍耐不住,前冲加速,可是因为金属头盖受损,尖牙已经失去了一击必杀的咬合力,只好张开锋利的机械前爪扑向陆长青握住铁锤的手臂,先要先解决敌人的武器。

“嘶~”

陆长青有些惊讶,机械豺狼在吃过一次铁锤的亏后,已经知道了对它威胁最大的东西,并且抢先攻击,这不由得让人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头没有意识的野兽,而是一个有智慧的生物。

攻击逼近!

如此近距离之下,陆长青没有强行和机械豺狼硬碰硬,直接松手放弃了铁锤,趁着机械豺狼在半空身形难以躲避之时,全力一脚踢在它的腹部。

机械豺狼被陆长青一脚踢飞了三四米高,腹部的金属层都凹陷下去,无力的在空中张牙舞爪,随后重重跌落在地。

陆长青身为现代人,深知不补刀是多么愚蠢的事,抄起脱手的铁锤,宛如天神下凡一般,完全砸碎了机械豺狼的脑袋。

断裂脖颈处刺鼻的深黑机油流淌了一地,残破的身躯微微抽动,不一会就完全失去了行动力。

“啪啪啪”

卡利亚带头鼓掌,一时之间热烈的掌声响彻擂台:

“你用武力赢得了众人的尊重,欢迎来到F10区,只要你够强,这里就是你的天堂。”

见陆长青如此轻松就解决了机械豺狼,一开始轻视,叫嚣之人,也都纷纷鼓起掌,眼神中满是羡慕、畏惧之色。

在这末世中,强者得到一切,弱者贱如尘土。

陆长青喃喃道:

“真是疯狂的世界!”

……

乘上电梯回到地面,陆长青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,摩托车可还在城市入口,在这个世界交通工具可是至关重要的。

来时带路的两人也跟在旁边,看样子应该是要回去继续站岗。

走着走着,其中一人开口搭话,声音很年轻:

“兄弟你叫什么名字?看你刚才利落的身手可太厉害了,虽然机械豺狼只是一阶人工智能兵种,可是像你这样仅凭冷兵器轻松解决的可不多啊。”

(一阶人工智能兵种?)

【核毁灭之后,由人工智能母体创造的兵种,通常利用各种灵活的猛兽为原型,实行单兵或者小规模团体作战,多用于清缴游荡的生还者或者小型幸存者基地。】

【备注:根据以往行者留下的资料,人工智能兵种共有四阶,一阶实力与初级基因战士相当(空手状态),二阶与中级基因战士相当,三阶通常是大型杀戮机械,具体实力不好定义,四阶负责守卫人工智能母体,实力深不可测,聚神境以下行者别去招惹,触之必死。】

陆长青因为在看信使给出的信息没有说话,那人心中暗道莫非是我说错话了,强者脾气好像都很古怪的,有些后怕的接着说道:

“抱歉,忘了先自我介绍,我叫马丁。”

关闭信使的提示,陆长青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,有人搭话正好,他也有不少事情想问:

“你好马丁,我叫陆长青,这个地方我是第一次来,你能给我介绍一下大致情况吗?免得我不懂规矩,给卡利亚老大惹麻烦就不好了。”

见陆长青愿意交流,不是一个冷酷难缠的人,马丁暗松一口气,毕竟还有老大交代的任务探探这人的底。

“这里是F10区,除了亨特石油、史密斯科技,玛雅矿业三大势力的分部以外,就是像卡利亚老大这样割据一方的地头,我们所在的这座废城里,除了老大还有三四个地头混杂其中,你现在得到了卡利亚老大的许可,只要不去招惹那几个地头就没有关系。”

陆长青将这些信息牢牢记下,随后将手伸入衣兜装作摸东西的样子:

“这么说卡利亚老大真是了不起啊,来马丁抽根烟。”

马丁接过香烟,眼睛都瞪直了,平常他能抽根掺着杂草的劣质烟就不错了,今天居然能抽到品相这么完好的,心中更加相信老大的判断,眼前这个年轻人来自一个大势力。

将面罩取下,反复闻了两下,马丁恋恋不舍的将香烟放入口袋,没舍得马上就抽。

马丁的面罩之下难看的肉红色脉络跳动,一看就是被辐射弄得变异之人,一路上看到的人除了卡利亚以外都多多少少有病变的地方,看来这个世界的辐射是很严重的,不知道会不会对我产生影响。

【行者体质正在抵抗辐射,请尽快接种基因试剂以抵消辐射的侵害。】

跟马丁一起带路之人,虽然因为戴着面罩看不到表情,不过从他视线一直盯着马丁手中的香烟就可以知道他十分羡慕。

陆长青顺手也给了那人一根,引得两人连连称谢。

“对了,马丁,如果我想得到一款高级基因试剂,需要怎么做?”

马丁闻言连连摇头:

“那种东西,别说我了,就连卡利亚老大都接触不到,如果F10区有谁有的话,估计也只有三大势力的分部了。”

一路上陆长青问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,甚至还用大半包香烟给摩托车换了一对新的雪地轮胎,直到马丁给陆长青找了一个临时居住的小屋,两人才分开。

分开之后马丁才想起来,陆长青的底没了解到,自己倒是把知道的都说完了。

临时小屋内没有床,只有几张拼在一起的破烂沙发,陆长青倒也不在意,躺在沙发上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在这里就连初级基因药剂都是天价,甚至是有钱都很难得到,看来要完成任务还是要去三大势力的分部才行,只是要怎么去呢?虽然F10区的地图已经从马丁那里得到,可是直接找上门恐怕不妥。

就在陆长青发愁的时候,门外传出了女人尖叫声。

“啊~”

“别过来。”

声音有那么一丝歇斯底里的味道。

陆长青眉头一皱,考虑着要不要帮忙,不过一想到这里和自己的世界可不一样,有些犹豫。

“哐当~”

“塔塔塔~”

各种杂物碰撞的声音吵的人心烦。

一打开破旧生锈的房门,就看到正对面逼仄,脏乱的楼道里,一个女人正被四个强壮的男人团团围住,周围不少人探着头望向这里,可是没有一个想帮忙的,不少人甚至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被围住的女人长的还挺好看,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看着有些消瘦,白皙的皮肤有些干燥,不过这种女人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尤物了。

女人双手握着刀,身体哆哆嗦嗦的蹲在墙角,一身洗的发白的裙子被人撕扯的破破烂烂。

“咳咳,别过来,我老公是初级基因战士灰熊,你们敢碰我,他一定会将你们撕成碎片拿出喂机械兽。”

女人剧烈喘息着,声音中带着哭腔威胁道。

“别装了,灰熊昨天在擂台上被机械兽杀了,这件事附近的人都知道。”

站在最靠近的男人嘿嘿一笑,眼中的贪婪之色浓的吓人。

女人脸色变得惨白,似乎被人说破了最后的希望,眼中满是绝望之色,想到以后悲惨的下场,就要自尽。

男人的心早就躁动不堪,哪能让到嘴的美食飞走,一把捏住女人的手腕夺过小刀,顺势将女人的白裙扯掉一半。

女人眼中泪光闪烁,蹲坐在地,用力将裙子向下拉扯挡住暴露的白皙皮肤,维护着最后的尊严。

这一举动更是让围着的几人呼吸沉重,就要上去扒开女人最后的体面。

“咯吱~”

忽然,围栏被踩踏的声音传来,几人只感觉背后一阵风吹过,就感到肩上一阵剧痛传来,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。

在围观的人看来,就在一瞬间一道黑影从五六米外的另一栋楼踩着围栏飞跃过来,一脚将几人全部踢倒在地。

因为不想惹事,陆长青留了力,被踢到的几人过了几秒就艰难爬起来,嘴里咒骂着,等到看清楚眼前之人后,男人闭上了嘴,昨天擂台时他就在场,对于陆长青轻松砸死机械豺狼的事记忆犹新。

将心中怒气压下,男人威胁道:

“这位兄弟,我们是托尼哥的人,你要为了一个女人跟托尼哥为敌吗?”

因为长年受义务教育的熏陶,陆长青最反感的就是这些冒着别人名头鱼肉弱小之人,冷冷说道:

“我不想与谁为敌,只是你们吵着我休息了,趁着我现在心情不错,快滚,不然……”

男人脑中闪过机械兽被砸的粉碎的金属头盖,哪里还敢再多说半句,带着几人连滚带爬的消失在楼梯口。

女人将眼眶的泪水擦去,看着陆长青哽咽的说道:

“谢谢。”

陆长青将外衣脱下披在女人身上,面带同情:

“我能救你一时,救不了你一辈子,你多保重吧。”

说完陆长青轻身一跃回到了自己屋内。

……

一间废弃的残破仓库内,一脸血迹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被紧紧绑在金属椅子上。

因为嘴巴被一块散发异味的发黑毛巾堵着,只能发出语音不明的声音。

“吾焕。”

身穿黑色风衣,脸色阴冷的年轻人走到中年男人面前,一脸戏谑的冷笑道:

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啊,你大点声。”

紧接着一拳打在中年男人腹部,中年男人被打的浑身一颤,一股骚味传开,带着热气的液体顺着裤脚滑落,中年男人剧痛之下勉强说出两个听不太懂的字:

“吾焕。”

阴冷年轻人嘴角上扬,轻轻拍打男人的脸庞:

“早这样不就好了,非要被好好折磨一番才肯还钱,你是不是贱啊?你自己说是不是啊?不回答?你看不起我啊?”

又是一拳打在中年男人的腹部,哪怕嘴上堵着毛巾,都能看到有呕吐物从中年男人嘴角滑落。

只剩半条命的中年男人害怕年轻人继续动手,疯了一般开始摇头,眼中露出恳求的神色。

将黑布扯出,阴冷男人夸张的一笑:

“哎呀,真是对不起,忘了你嘴被堵上了说不了话,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

黑布撤除后,男人大口呼吸着空气,全身的剧痛都已经不在乎,求饶着:

“托尼哥,我错了,真的错了,你放我回去,我马上还钱。”

阴冷年轻人淡淡一笑:

“真的,不会骗我吧?”

中年男人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:

“真的,绝对是真的托尼哥,如果我撒谎,我全家不得好死,我老婆……”

阴冷年轻人揉了揉耳朵,似乎听烦了这一套:

“够了,不用说了,我这人是最相信他人的,你都说了,我还能不信吗?”

“谢谢托尼哥,谢谢托尼哥……”

阴冷年轻人心烦的将黑布一伸再次堵住中年男人的嘴巴:

“你太吵了,先听我说,我这个人最公平了既然你要还钱了,那这顿打就算白打了,我不能让你吃亏,这样吧,我免费给你剪个头发就当补偿了,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

在中年男人惊悚的目光中,阴冷年轻人拿着剪头手起刀落,头上本就不多的头发不一会就变得光秃秃一片。

当阴冷年轻人正剪的兴起的时候,手下得力助手凑近汇报道:

“托尼哥有情况,有个新人找麻烦。”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