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小说异界与行者陆长青在线阅读

玄幻小说异界与行者是由作者大大逗罗所著,主角是陆长青,讲述了:这是超越纬度的世界。亦是追寻未知的竞逐。神秘的行者,特殊的传承……异界的抗争,生存的选择……在那个连接着异界的神奇空间-世界意识选择了我们。丢掉你的彷徨,迷茫……解放你的思想

小说异界与行者陆长青在线阅读

第5章 我只想活下去

托尼看着跪在身前的几人,癫狂一笑:

“那人真的这么说?”

为首之人立刻往前跪爬两步来到近前:

“托尼哥,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,没有一丝假话,不信你可以问他们。”

另外几人赶紧点头附和。

托尼微眯着眼睛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,随后大手一挥:

“既然你们报了我的名字他还不给面子,那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,现在的新人都不懂规矩,是该好好教教了。”

跪在地上的男人心中暗喜,这一番添油加醋之下托尼哥果然生气了,小子我这就让你知道英雄救美的代价。

等到众人离开,助手若有所思的看着托尼,低声说道:

“托尼哥,我觉得马三说的不是实话,就为了这种小角色去得罪强者不值得啊。”

托尼冷冷一笑声音冰冷而疯狂:

“我自然看出了马三这小子包藏祸心,不过他口中那人很可能是一个机会,我在这里看似称王称霸,实则在大人物眼中和路边的蝼蚁没有区别,我不甘心就这样。”

助手不解,询问道:

“那托尼哥的意思是?”

托尼看了看自己最信任的助手,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:

“这人的消息我早就得到了,如果没猜错,他大概率是某个大势力派来执行任务的,卡利亚那废物不敢冒风险招惹他,不过我不怕,如果能抓住他,好好审问一下,说不定能得到意外之喜啊,就算最差的情况下也能得到他身上的好东西啊。”

助手有些犹豫,说出了心中的疑虑:

“按照消息看来,此人是中级基因战士,又出身大势力,说不定有什么强大的道具,想抓住这种人可不容易啊,很可能还会给我们竖一个大敌。”

托尼则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:

“你放心,我已经想好怎么对付他了。”

……

考虑到半夜,陆长青也没有想到什么太好办法,只能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,先和三大势力的人稍微接触一下,毕竟任何事都不是光想想就能做好的。

“咚咚咚。”

看向传来敲门声的破旧木门,陆长青有些疑惑,这个时间谁会来找我呢?

打开破门,一张姣好的容颜出现在门外,竟然是下午被自己救了的那个女人!

女人应该是精心打扮了一翻,红色的V领针织衫配上白色的碎花短裙,一双眸子圆润饱满,与姣好的容颜相得益彰,有一股邻家大姐姐的味道:

“方便进来吗?”

陆长青将女人请进了屋,将堆放的沙发分开:

“请坐,不知道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女人将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外衣还给陆长青,感激一笑:

“我叫莉亚,谢谢你出手帮我,这个时代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,我是来还你衣服的,还有这些食物请你一定收下,算是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答。”

将衣服接过放在一边,陆长青伸手将莉亚的食物推回:

“不过是路见不平,出手相助罢了,算不得救命之恩。”

莉亚投来诧异的目光,在这个时代食物可是相当重要的资源,男人为了争抢一点食物可以命都不要,女人为了食物可以什么都不在乎。

“而且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这些。”

陆长青表情认真。

见状莉亚倒也没有坚持,将食物收好:

“你可真是一个特别的人,感觉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,干净的衣服,健康的身体,善良又有礼貌,就像老一辈人常说的和平年代的人一样。”

“听说那个年代的人每天吃的饱,穿的暖,不会每天为了一点资源争的你死我活,不用害怕机械兽的威胁,每天都过得很开心……”

说到最后,莉亚的眼中满是憧憬之色。

“我十岁的时候父母死在了机械兽潮中,靠着坑蒙拐骗活了两年,就在快要饿死的时候,有个老男人收留了我,他对我倒是不错,至少我们算是各取所需了,之后流落于各种男人之间,不知何时才能有一个安稳的依靠。”

特别在依靠两字上加重了声音。

听着这悲惨的遭遇,再配上莉亚楚楚可怜的表情,让人有一种保护的欲望,可惜陆长青也只能表示同情,在这末世之中,他并做不了什么,他也只是个普通人,不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。

暗叹一声,说了一句安慰话:

“别灰心,只要还活着,一切都还有希望。”

除了安慰之外,没有再多的行动,这让莉亚有些愣住了,换了其他男人这时候都已经粗暴的抱住自己了,真是不解风情。

莉亚也不装了,直接将针织衫脱下,解开束腰,白色的碎花长裙顺着肌肤滑落,印的陆长青的眼眸白花花一片。

没有了衣物遮挡,莉亚那被黑色蕾丝内衣托住的挺拔双峰,圆润肉感的翘臀若隐若现。

陆长青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等到莉亚准备解开内衣锁扣时,才被惊的退后两步,直接转过身去,慌乱说道:

“莉亚姐姐,你这是做什么,赶快把衣服穿好,救命之恩,以身相许都是多老土的事了,你不用这样。”

等了几秒,莉亚没有说话,陆长青有些奇怪,难道她已经出去了,可是没听到脚步声啊,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头看一眼的时候,莉亚温热的气息环绕耳边:

“让我做你的女人好吗?我只想要一个依靠,我会做家务,还烧的一手好菜,那个老男人还教会了我很多姿势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这个世界让人活的这么卑微了吗?

就莉亚姐姐你这条件,都不算外貌,光是会做家务烧的一手好菜这两样,放我那个世界,都算是好女人了。

可惜好女人归好女人,我们不是一路人,接下来要做的事很可能自身难保,哪里能再带你一个。

陆长青冷声喝道:

“刚才这些话我就当你喝醉了胡说的,赶紧穿上衣服出去,不然我就打晕你再把你丢出去。”

面对如此决绝的话,莉亚面露怨毒之色,松开了紧紧环抱的双手,随后发白的嘴唇蠕动,一字一句说道:

“听说你在找高级基因药剂,我有那东西的消息。”

“真的?”

虽然只是消息,也足以让陆长青产生兴趣,毕竟多一条有用的消息就多一份机会,他已经询问过信使任务失败的后果,虽然不会死亡,但是会扣除百分之20的觉醒度,觉醒度不足之人可以欠一次,第二次直接抹除。

见陆长青果然如那人所说的很感兴趣,莉亚也将怨毒神色一收,笑吟吟的说道:

“当然是真的,听说斯密斯科技最近发布了任务,需要招收大量的荒野猎人,其中一样任务需要至少中级基因战士的实力才能参加,而报酬就是一管高级基因针剂,为了报答你的恩情,我可以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一根非常小巧的针剂扎入陆长青的后背,一小丝淡绿色的液体注入体内,刺痛之下他一脚将莉亚踢开,一脸不可思议:

“你给我注射了什么?”

莉亚重重摔在地上,喉头一甜,吐出一滩嫣红,嫣然一笑:

“没什么,一种能让基因战士暂时虚弱的药剂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莉亚沉着脸没有说话。

这时穿着黑色披风,一脸阴冷的年轻人带四个手持冲锋枪的壮汉从房门外鱼贯而入,代替莉亚回答了这个问题:

“因为你惹了不该惹的人,不过你这家伙是傻叉吗,这婊子都这样对你了,你居然还留力没一脚踢死她。”

陆长青撇了一眼状态栏上轻度虚弱的字样,(持续一小时),看来这对付基因战士的药剂对自己的效果只能算一般,便假装无力的坐在地上:

“你是谁?”

阴冷年轻人扯过一张破旧的沙发,翘着腿坐着居高临下:

“这里的人都喊我托尼哥,你下午打的那几个就是我的手下,俗话说的好,打狗还要看主人,你这么不给我面子,我不是也得好好招呼招呼你。”

陆长青闻言,不由得气急反笑,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莉亚:

“他们欺负你。

我救你。

他们拿你当诱饵去对付一名中级基因战士,明显是不顾你的死活。

为什么你要帮他们。

我不明白,我真的不明白!

莉亚被这话一刺激,用被血呛住的喉咙,嘶哑叫喊:

“这都是你的错,我给过你机会了,是你逼我的,都是你逼我的,我只是想要活下去,只是想活…”

“砰!”

白皙的胸口血花绽放,不甘的眼神死不瞑目。

托尼轻轻吹了吹枪口的硝烟,看着莉亚的尸体一脸厌恶:

“吵的人心烦。”

将手枪收好,托尼换上一副笑脸看向陆长青:

“我帮你把这个贱女人杀了,也算帮你出口气了,不如将你此行的任务告诉我,也让兄弟分一杯羹,有我帮忙你肯定会事半功倍,你考虑一下。”

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

“聪明人不该这样一根筋。”

陆长青低着头考虑,随后看向莉亚的尸体,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堵着胸口,让他忍不住大笑起来,癫狂的让人觉得他是不是疯了。

笑累了,陆长青将手放在身后偷偷拿出戒指中的一样东西,可在托尼看来只是虚弱无力扶着墙:

“你说的对,聪明人不该一根筋,可惜我不太聪明,而且你的脸让人很讨厌。”

一把白色粉末抛出,托尼猝不及防之下,眼前一黑,陆长青趁机全力一脚踢在托尼心口处,托尼宛如一颗炮弹,正好撞到一个举枪瞄准的小弟身上。

一击得手,陆长青还没来得及乘胜追击,便被托尼手下的另外三个小弟的火力覆盖,顺着地面一滚躲在破旧沙发后面。

像是不要钱一般,三人疯狂扫射,一颗颗暗黄色空壳跌落地面,不一会地面上就堆积着上百个空壳,破旧沙发就像蜂窝煤一般千疮百孔。

“他死了吗?”

“不知道,你过去看看。”

等到持枪壮汉谨慎的绕到沙发另一侧,一块圆形铁片正中壮汉胸口,强大的冲击力让壮汉瞬间失去了意识,身躯一软就要跌倒。

陆长青鬼魅身影一闪而出,一把抓住壮汉的身体挡在前方,快速向着其余两人冲去。

子弹倾泻!

一时之间被当做挡箭牌的壮汉血肉模糊,举起尸体一个横扫踢中两人的手臂,冲锋枪脱手滚在一边,没有了枪械,剩下两人在陆长青面前和婴儿没有区别,一人一巴掌,脑袋一歪摔倒在地。

捡起地上被子弹打的凹凸不平的井盖,一个意念,井盖消失不见了。

“还好我提前想过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,提前准备了应对之物,虽然没弄到盾牌,不过井盖的效果似乎更好。”

取出准备好的的止血喷雾,轻轻喷在手脚的伤口上,虽然井盖挡住了大部分子弹,不过还是有小部分打中了不是重点保护的要害。

“行者的身体比我想的更强,小口径子弹打中也只是擦伤,穿透不进皮肉,当然命中要害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简单处理好伤口,陆长青向着托尼的方向走去,刚刚偷袭时手上那结实的触感很明显的说明了托尼不是普通人,大概率是基因战士,自己的全力一击未必能瞬杀一名基因战士,还是要确认一下才能让人安心。

捡起托尼手下掉在地上的冲锋枪,陆长青走到一个和托尼不远不近的位置,扣动扳机,火蛇倾泻而出。

“卧槽。”

一声怒吼从趴在地上装死的托尼口中发出。

等到弹夹打完,托尼后背的衣服完全破碎,露出了坑坑洼洼的深黄色皮肤。

【中级基因战士:阿拉特斯型螃蟹】

【备注:核毁灭之前,世界东部地区的一种可怕生物,坚硬无比的外壳,极其锋利蟹钳,旺盛的攻击欲望,一度成为淡水系统中的毁灭者。】

托尼伸出锋利的钳子,剪断了挂在身上的破碎衣物,裸露着上半身,可以看到除了腹部以外,全身被深黄色外壳包裹。

“已经好久没在人前展露这副样子了,该死的家伙,你真的惹怒我了。”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