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小说林子骞徐新雪在哪看,终末的童话完整版阅读

最近很火的小说终末的童话 是由迷路的少年写的都市类小说,主要讲述了:我重生了,但似乎重生的有问题,怎么到处是怪物呢。还有一个怀表自称是未来的我,人怎么会变成怀表?这不科学啊。不过,这个世界的童话故事似乎和我想的不一样,被三只小猪烧焦的狼先生,在绝望中苦苦挣扎的小女孩,孤单无助的爱丽丝……他们都是人,也都不在是人了

小说林子骞徐新雪在哪看,终末的童话完整版阅读

第1章 怀表

恐惧在不断蔓延,所有人都只能将自己的嘴巴捂住,生怕发出惊呼,但是不停颤抖的身体却表露出他们心中的恐惧。

教室门外传来很轻的噼里啪啦声,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众人显得更加的恐惧,纷纷将自己的身体往角落里躲去。

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……

“林子骞!”

一声喊叫声将正在睡觉的林子骞惊醒。

林子骞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,“哪位?”

班级里的其他同学忍不住的笑出了声,讲台上的老师忍不住发火道:“都给我安静!”

见老师发火了,所有学生都收起了笑容,低下头假装看书。

老师径直走到林子骞身边。

“哪位?我是你老师!”

林子骞此时也清醒了过来,看着面前的老师却是一脸的疑惑,“老师?”

“你父母送你到学校来是让你好好读书的,不是让你来睡觉的,是不是还要带一张床来啊!”

林子骞连忙说道:“对不起,下次不敢了。”

老师上下打量了一番,开口道:“这次就算了,下次再这样就把你父母喊过来,这节课就站着上吧。”

“是是是,老师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

待到老师走回讲台,坐在林子骞身边的段景辰用手顶了一下林子骞的大腿,递出一张纸条给林子骞。

“别怪爸爸没喊你啊,我都戳了你好几次了,你压根没反应,睡的和头猪似的。”

林子骞低头看向段景辰,顿时一愣,随后脸上出现了怪异的表情。

看着林子骞这奇怪的反应,段景辰抽回这条,看了眼老师,确定他的视线没有在自己这边之后,又重新在这条上写道:“你怎么和见了鬼一样的表情,睡了一觉连爸爸都不认识了是吧?”

看着段景辰的纸条,林子骞暗想:可不就是见到鬼了吗。

按照林子骞的记忆,高中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而无论是这教室的布局,还是教室里面出现的人,都是自己记忆中高中时候的。

起初林子骞还以为是有人在整自己,特地喊来自己的高中同学以及高中老师。

但随后一想,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谁闲的没事干搞这一出。

而且,教室里面出现了两个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人。

一个就是自己的同桌段景辰,在自己的记忆中,他成功考上了公安大学,毕业之后成为一名警察,但是在工作四年后的某一天,因为抓捕小偷,被小偷用刀连捅五刀,最后因为内脏破损而去世了。

而另一个,林子骞将视线移到了教室另一侧的一个女生身上,徐新雪,林子骞的初恋,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最后闹翻,而林子骞直到快40岁也没找女朋友的原因就是她。

林子骞下意识的伸手拽自己的胡子,他习惯在想事情的时候做出这样子的动作。

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回到了高中时期,无论是两个不可能出现的人,还是自己年轻的身体都可以说明这些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随着下课铃的响起,老师也在一句下课,以及所有学生的“老师再见。”声中离开了教室。

待到老师一走,林子骞就搬开椅子坐下,既然已经重生回高中时期了,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。

段景辰见林子骞坐下,一脸贱笑的把手搭在林子骞肩膀上。

“子骞,快说说,哪个小姑娘送你的礼物啊?”

“礼物?”

礼物?什么礼物?林子骞感到一阵疑惑,他可不记得自己高中时期有谁送自己什么礼物。

余光扫过桌子上的课本,嗯,高一下学期的书,自己和徐新雪在一起也是高二的事情了,现在她也不会送自己东西的。

见林子骞一脸疑惑,段景辰说道:“还装!因为上课睡觉被发现生气呢?我真的喊了你好几次了,是你自己不醒的,不能怪我啊!”

见段景辰不似开玩笑的样子,林子骞低下头在课桌里面找了起来。

从课桌中掏出一个包裹,林子骞越发不觉得这是别人送自己的礼物,哪有礼物随便找了个盒子装着,外面用不知道多少卷胶布缠起来的。

光拆开盒子都要费不少力气,怎么看都像是段景辰的恶作剧。

林子骞指着盒子,一脸狐疑的看着段景辰。

段景辰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连忙摇手:“跟我没关系啊,不是我拿来整你的。”

林子骞没说话,虽然段景辰放话让他更加怀疑这是他的恶作剧了,但他还是从书包中取出一把小刀,将胶带划开。

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胶带划开,林子骞摸了摸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,“我还是感觉是恶作剧啊。”

将盒子打开,林子骞向内看了看,疑惑的说道:“一个怀表?”

段景辰从林子骞的手上抢过盒子,将里面的怀表取出掂了掂,“分量还不轻呢。”

古铜色的怀表,但是看起来却不是有些破旧,表壳上有着些许锈迹,在边角的地方还有摔过之后凹下去的痕迹。

段景辰按动怀表上的按钮,随着咔嚓一声,怀表表壳打开,露出了里面的钟表以及一张照片。

“咦?这个照片上面的人好像你啊。”

林子骞凑过来看了看怀表内镶嵌的照片,他很确定这个照片上的人是自己,只不过是自己30岁时候的样子。

可是在这个时间段不应该存在这张照片啊?

段景辰把玩了一会怀表,觉得有些无趣,就扔回给了林子骞。

林子骞接过怀表,正准备放回课桌,一道声音却在耳边响起。

“还有23分钟,灾难就会降临。”

林子骞疑惑的看向段景辰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段景辰一愣,回答道:“我什么也没说啊?”

林子骞感到很奇怪,不是他在说话?那还有谁说话,这附近也没有其他人了,而且这个声音还很熟悉。

“我在你的手上。”

林子骞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怀表,视线在接触到怀表的一瞬间就挪开了。

“不可能,怀表怎么可能说话,这不科学!”

但是那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传来:“将怀表拿在手中,你心中所想我就能感受到,而我说的话你也能听到。”

这倒是吓得林子骞差点把怀表扔掉,但是他随即反应了过来,开始拿着怀表捣鼓了起来,想要找到其中藏起来的电子元件。

“怀表里面放传声器吗?谁这么无聊啊!”

“我是你,未来的你。”

林子骞对此表示很无语,你怎么不直接说“我叫林子骞,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死了…”

手中握着怀表,林子骞内心的吐槽似乎被怀表听到了。

“你会相信的,就在22分钟之后。”

等到这句话说完,怀表就失去了动静,林子骞下意识的看了眼挂在教室后面墙上的时钟,10:51。

本想将怀表丢到课桌里面,但是林子骞想了想,还是将怀表放入了裤子口袋,随身携带。

10:55,老师进入教室,开始了新的一节课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就在老师还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时候,一阵喧嚣声从外面传来。

隐隐约约能听到“死人了!”“怪物啊!”“快逃啊!”之类的叫声。

班上的学生被窗外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,一个个伸头探脑的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。

老师在黑板上重重的敲了几下,“安静!”

老师走出教室,来的走廊边缘,透过窗户看向发出嘈杂声的地方。

就在老师刚刚站定的时候,他面前的玻璃突然横向裂开,在裂开的边缘,玻璃化为液体流下,似乎被火焰灼烧了一般。

林子骞因为坐的靠近走廊,他注意到,在老师的脖子上,似乎出现了一道红线。

风从玻璃窗碎裂的地方吹了进来,在风的吹动下,有个圆形物体从老师脖子上滚了下来,砸在地上发出了声响。

红色的液体喷涌而出,将整个教室窗户的玻璃涂满颜色。

“啊!”

教室里面传来同学们的尖叫声,显然这一情况吓到了所有人。

林子骞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眼时钟。

11:13

林子骞将手放入裤子口袋,摸到了其中的怀表。

“现在愿意相信我了吗?”

林子骞很急切的问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我可不记得我的高中发生了这样子的事情。”

走廊外死去的老师,在林子骞的记忆里可是一直教他到了高三毕业的啊。

“时间不多了,我长话短说。”

“这里和我们以前待过的世界不同,它更加危险,至于具体的情况以后会有人和你普及的。”

“现在你应该关注的是,学校中出现的扭曲体,被焚烧的狼先生,一定要逃出学校,或者想办法活到12点半。”

“记住,被他杀死的人也会变成狼人,和他视线相对之后他就会攻击你。”

“以及,一定要救下段景辰,不然他会死在这次的事件里面!”

“还有,不要去天台躲着!”

林子骞听到云里雾里的,连忙问怀表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是怀表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
“喂!你说清楚啊!什么意思!”

林子骞在询问一段时间无果之后,忍不住的喊了出来。

在一群人的尖叫声中,也只有离林子骞最近的段景辰听到他的声音,于是好奇的问道:“子骞,你说什么?什么说清楚。”

林子骞感到十分迷糊,这个怀表到底是谁?

真的是未来的自己吗?

自己怎么变怀表了?

它说的被焚烧的狼先生到底是什么?

段景辰会死吗?

太多太多的问题困扰自己了。

等等!林子骞突然想到,刚刚怀表是不是说被杀死的人会变成狼人?

林子骞扭头看向已经倒在地上的老师尸体。

从脖子的断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,尸体身上的皮肤下方开始发红,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要喷涌而出。

林子骞仔细观察,注意到尸体的手指指甲正在变形,而且越发尖锐

联系到刚刚怀表所说的话,林子骞顿时感到不妙。

“快跑!离老师的尸体远点!他要复活了!”

但是林子骞的喊声并没有什么人搭理,教室外不知道有什么东西,一瞬间就能杀死老师,这个时候肯定是躲在教室里面更安全了。

而且,复活?尸体还能复活,怎么可能啊!

见没人理会自己,林子骞咬了咬牙,下定决心,转身面向段景辰,问道:“你信不信我?”

段景辰先是愣了会,随后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从理论上来说,你还是可以信一波的。”

“那就跟我出去,留下来肯定得死。”

虽然不懂林子骞的意思,但是段景辰还是选择跟着他走。

林子骞带着段景辰准备离开教室,一旁的同学还伸出手想要拉住林子骞两人,“别出去,外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,你看老师一出去就死了,你们现在出去有可能也被杀掉的。”

林子骞甩开这个同学的手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相信我,如果要活命,就离老师的尸体远点,不,是离所有尸体远点!”

话已至此,听与不听已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。

林子骞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,在这种情况下,不可能救下所有人,自己也没必要去救所有人,只要救下自己在意的人就行了。

走到教室门口,林子骞对段景辰说道:“等我一下,我再带个人走。”

段景辰虽然很疑惑还要带上谁,但是也是点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。

林子骞走到教室的另一边,此时教室早已经乱成一团,大家都在找寻地方躲藏。

林子骞找到目标之后,走到徐新雪的身边,轻声的说道:“抱歉了,等到这件事之后,你想怎么骂我都行。”

不顾害怕的缩成一团的徐新雪,林子骞直接将其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,奔向门口。

段景辰看见后目瞪口呆,却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,“够男人!够野蛮!”

林子骞抱着徐新雪向着远处跑去,但是才跑过另一个教室,徐新雪就从林子骞的怀里挣扎了出来。

林子骞抢在徐新雪的前面开口道:“先别骂我,我们先跑,等安全了以后要打要杀都随便你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段景辰突然爆出粗口,“我T…那是个什么玩意!”

林子骞和徐新雪都将视线顺着段景辰的视线看了过去。

老师的尸体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不断扭曲着,从脖子的断口里面伸出四道触手,触手之间也在不断缠绕,慢慢形成一个狼头的造型。

尸体的皮肤快速变黑,收缩,干裂,就好像放在烈火中的木柴,逐渐变为了焦炭。火焰从皮肤干裂的地方冒出,逐渐向全身蔓延。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