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小妻太撩:大叔情难自控季温暖秦弈沉小说最新章节阅读

书名:小妻太撩:大叔情难自控

主角:季温暖秦弈沉

简介:医院里一场惊心设计的阴谋,季温暖从豪门真千金,沦为了亲爹不疼,亲妈不爱的乡下野丫头。 十九岁,亲妈终于接她回家,只为逼她把婚事让给假千金妹妹。 脑子一热,季温暖盯上了前未婚夫的小叔叔。 众人皆知,有权有钱又有颜的秦家四爷小的时候被绑架,受了伤,从此吃斋念佛,不近女色。 家财万贯随便花,还不用陪睡伺候,完美!

《小妻太撩:大叔情难自控》全文免费阅读第18章

晚会定在了江城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,香江酒店。

家长嘉宾乘小车先走。

有节目的学生,统一坐校车。

校车内。

季语童时不时回头,看着在最后一排角落位置坐着的季温暖,努力克制住自己去找她理论的冲动。

季温暖说话没把门,她丢不起那个人。

在她旁边坐着的李欣悦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,咬牙切齿,“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,为了出风头,跳那种艳舞,这种人,学校就该开除了。”

季温暖明知道她在前一个节目出糗,她要识相的话,就该在跳舞的时候摔一跤。

她不摔跤就算了,还跳的那么好,出尽风头。

这不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如一个乡巴佬吗?

季温暖就是针对她,故意和她过不去!

“就该给她点教训。”

季语童收回目光,看向神色愤恨的李欣悦,手握成拳——她就不相信季温暖的运气可以一直那么好。

车子开到香江酒店停下。

季温暖还没下车,就看到一群记者扛着摄像头拿着话筒,冲了过来。

她直接在身旁的座位坐下。

外面,天已经黑了。

酒店内,灯光明亮。

很快,徐水宋领着一群保安从酒店大楼走了出来,身边跟着代理校长徐艺舒。

保安上前,把那些记者从堵着的车门口疏散开。

季温暖走到车门口,徐水宋面对着把话筒往她跟前递的记者,一脸肃色,带着不满,“明德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不是娱乐圈,你们要挖新闻,去别的地方!”

季温暖跳下车,就看到代理校长徐艺舒凑到了她跟前。

“季温暖?”

并不是很确定的口气。

季温暖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,抬头看了她一眼,点头嗯了声。

徐艺舒看她态度散漫,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,拧了拧眉,“等会进去酒店,把外套脱了,就穿你今天在台上表演的校服裙,我先带你进去。”

徐水宋正对那些记者说教,看到徐艺舒和季温暖站在一起,皱着眉头,脸色更沉。

季温暖勾着嘴角,给徐水宋递了个眼色,让她放心,然后跟着徐艺舒一起进了酒店。

徐艺舒边走边微笑着说道:“温暖,你是我在明德当校长这么多年,见过最好的苗子,我有意栽培你做明德的招牌。今天的嘉宾,都是在上流社会也很有身份地位的大人物,等会进去,你跟在我身后,我给你一一引荐,凭你的样貌才华,嫁入豪门不成问题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季温暖下午的表现非常惊艳,开学典礼一结束,就有很多集团老总富二代公子询问季温暖的情况,让她介绍。

季温暖的身份背景,她是知道的。

来酒店的路上,她试探过温静怡。

温静怡眼里就只有季语童,根本没把季温暖当女儿,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。

季温暖这次表现好,她非但不高兴,还怪她不应该抢了季语童的风头。

一个爹不管娘不爱的乡下孤女,无依无靠,就算出事,也好解决。

最方便拿捏利用了。

季温暖在今天之前,就从徐水宋那里听说了不少徐艺舒的事情,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图,似笑非笑,“我应该怎么做?”

徐艺舒张嘴,季温暖冷笑了声,截断她的话。

“明德在云京呆了差不多一百年,为什么会搬到江城,代理校长忘了?是不是山珍海味吃多了腻了,怀念国家饭了?”

徐艺舒脸色大变。

几年前,明德还在云京,一个学生长得很漂亮,她以为是个没背景的,利用她做权色交易,没想到却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

那次,要不是徐水宋的面子,早没有明德了,她也得吃一辈子的牢饭。

这事,温静怡都不知道,季温暖是哪里知道的?

季温暖往徐艺舒走了两步,“徐家创建明德女校的初衷,是为了给当时想要学习却没有门路的女孩子一个上学的地方,不是嫁入豪门。徐艺舒,你自己也是女人,竟然教那些女孩子,把自己当成交易的商品,你这个代理校长,到头了。”

对继承明德,季温暖之前还有些迟疑,但徐艺舒竟然不知死活,把歪主意打到她头上,这就不能忍了。

徐艺舒没想到自己被一个新生教训威胁,气的呼吸不畅,手指着季温暖:“让我的代理校长到头?你以为是谁?你信不信我把你……”

开除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徐水宋走了过来。

徐艺舒放下手,脸上是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笑容,看向徐水宋,“妈,我先进去招待里面的人。”

徐水宋一板一眼,“叫校长。”

“徐校长。”

徐艺舒不情愿的叫了声,冷着脸瞪了季温暖一眼,警告意味十足。

季温暖看着徐艺舒的背影,对着徐水宋笑笑。

徐水宋手搂住季温暖的肩膀,严肃板着的脸,有了慈和的笑意,“她刚和你说什么了?”

“她担心我的终身大事,想给我介绍对象。”

徐水宋气哼了声。

季温暖走近徐水宋,“不气不气。徐校长,您的提议,我考虑好了,我同意。”

徐水宋看着季温暖,表情惊喜,“你说真的?”

季温暖点头继续道:“江城是代理校长的地盘,现在时机并不是很合适,您贸然宣布把明德交到我手上,我也上不了位,我的意见是暂时别让我们发现我们的关系,我给您创造机会,让代理校长下马,您重新上位,再把位置传给我,我名正言顺继承皇位。”

徐水宋心情愉悦,笑的脸上都是褶子,“你说了算。”

“童童,那个老太婆是谁?校长看着好像都有点怕她,季温暖她个马屁精。”

季语童看着季温暖和徐水宋有说有笑的进酒店,嫉妒的眼睛发红。

李欣悦不认识徐水宋,她却是知道的。

虽然明德现在是徐艺舒管理,但话语权最大的还是徐水宋。

徐水宋手上的关系人脉,更不是徐艺舒能比的。

一直以来,她没少费心思巴结讨好徐水宋,但她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,却对季温暖青睐有加。

季语童脸色发沉,“我们也进去。”

她绝对不能让季温暖踩在她头上。

宴会厅内,灯光明亮,觥筹交错。

季温暖一眼就看到秦弈沉。

他穿着青色的长衫,在一众的西装礼服中,卓尔不凡,格外惹眼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