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执戟郎陈宁小说在线阅读

大司木的小说执戟郎主角是陈宁,故事相当精彩,主要内容有:出身贫寒的少年,恰逢乱世,艰难拼搏求生,从为家人活,到为家国活,一路经历友情、爱情、背叛、利用,一生跌宕,做过将军,当过乞丐, 居高而不自恃,位下而不自弃,不管经历过什么,一生初心不改,至死还是从前那个少年!

执戟郎陈宁小说在线阅读

第8章 暗香幽幽

夜晚的西市,比白天更繁华,大店挂了灯牌,小店点起来灯笼,照的大街上明如白昼,有听曲看戏的戏楼,有品茶喝酒的瓦子,有赌博相扑的场所,街上的流民到了夜间都被驱赶出城,街面上一片歌舞升平。

富人们不仅在夜市上买卖商品、观赏夜色,还在宴席上招呼歌女前来奏乐助兴、饮酒作乐。

外的流民虽然被赶走了,本地的乞丐更多,乞丐都熟悉地形,能躲开巡视的差役,看到陈宁几个年少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个角落里,突然窜出来,都是拖家带口的,为了一口吃的,对着几人人祈求施舍,一个小乞丐,也就三五岁,跑上拉着陈宁的衣角,叫哥哥。

陈宁在身上摸了半天,一个铜子也没有,这小乞丐也懂事,看陈宁实在没钱,乖巧的松了手,弄的陈宁心里老大过意不去。

陈宁四人,都是些穷人,没钱吃酒、买货,不过,撇开街面上的乞丐,光看这等繁华的景色也是一大享受,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山村相比,这里简直不似人间一般。

四个人东瞧,西看,在街上逛的痴了,听报更的鼓点,已经一更三点了,差不多到了净街的时辰了,大家才恋恋不舍的往回走。

四人一边讨论着自己看到的新奇玩意,一边溜达着往回走,还没出西市,陈宁打眼看到一人正从路边的酒馆中走了出来,看上去有点眼熟,仔细一瞅,是白天的老管事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老管事与众人心有灵犀,都来逛西市。

陈宁对身边几个人示意说:“看那边,是粮铺的老管事,白天骂咱们骂的累了,晚上喝酒解乏那!”

几人顺着陈宁的目光一看,还真是不假,老管事喝的摇头晃脑的从酒馆里出来,嘴里哼着小曲,正往街边的巷子里跺去。

铁蛋一向是敢想敢说,提议道,“这老东西,白天骂咱们骂的爽利,看他身边也没别人,要不咱们上去跟着,找个没人的地方收拾他一顿?”

“好,”陈宁率先附和,白天憋了一肚子气,正愁没地方撒,“咱们给他家做不要钱的苦力,这老东西,把咱们当畜生般骂,净捡难听的说,一会咱们拿条麻袋蒙了他的头,揍他个六亲不认,揍完就跑,他也不知道是谁。”

王山推了他们二人一把,说道,“莫要生事,咱们是来当兵吃粮的,别为了几句话摔了饭碗,快些回营去吧,晚了就要关门了。”

陈宁几个人心有不甘,碍于王山的阻拦,只能边走边骂,眼看着老管事越走越远。

众人又沿着大街走了半盏茶的功夫,王山突然停下脚步,“我的钱袋拉到包子摊了,宁子,你跟我去找找,铁蛋、刀子,趁营门没关,你俩快跑回营,一会我们回的晚了,你们偷着帮我们开门。”

“啊,什长,要不我去找吧,我跑的快,你们先回营!”刀子说。

“就是因为你跑的快,才让你俩快回去,晚上回的晚了,被抓住是要吃军棍的,一会你们俩手脚轻些,偷着帮我俩开门,莫被人发现,快去快去!”王山边说边赶着他俩走。

看他俩一阵小跑,走远了,王山,低声对陈宁说,“快跑,跟上那个老东西!”

陈宁一听,笑问道:“什长,要找那老东西算账吗?”

王山边跑边道,“俗话说,仇不过夜,仇人这都跑到眼前了,机会难得,别让他跑了。”

陈宁又问道,“怎么不叫上他俩一起去?”

“这种事人多了容易漏风,再说他们俩家里穷的都要卖孩子了,这种事不要牵扯进来,别问了,你刚才看到那老东西往那走了吗,赶紧带路。”王山把陈宁一把拽到前边。

原来王山是故意支开他们的,他们二人,家里比陈宁家更穷,听刀子说,家里都打算把他妹妹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了,陈宁想到这里,觉得自己是小看了王山,别看长了副杀猪的身板,心思倒是细腻。

西市不光有店铺,还有不少住户,住在远离大街的巷子里,这老管家估计也是住这里。

老管事喝的晕了,走的不快,陈宁俩人跑了一小会就远远的看到他的身影,看着离得近了,二人放慢了脚步,蹑手蹑脚跟了上去。

“一会扯了衣襟蒙住口鼻,只动手,别说话,打完就走!”王山轻声叮嘱陈宁,看他娴熟的样子,这种事定不像是第一次干。

这老管事也活该倒霉,天色已晚,巷子里本来连个人影都没有,他又转进一个条小胡同里,这下更适合打他黑拳了,今晚月高星稀,真是报仇的大好时机啊!

陈宁看到老管事走进胡同,觉得时机不已到,上去就一脚把他踹翻在地,老管事没防备“哎吆…..”一声,身体前趴摔了个狗啃屎。

陈宁二人上去对着老管事就是一顿乱踹,直踢的他满地乱滚,老管事吃痛,双手抱着脑袋就大喊救命,王山怕真喊来人,上去一巴掌抽在他嘴巴上,低声吓唬他,“再喊把你脑袋扭下来!”

老管事吃了一顿踹,又被王山抽了一个嘴巴,打的酒也醒了,颤声求饶,“好汉饶命,我腰里有银钱,都给你们!”

王山看老管事,把二人当劫道的贼了,心中恼怒,口中说道,“哪个要你的银钱!”说罢伸手就要再打。

陈宁在边上一听,心说坏了,王山说不要钱,那定是来寻仇的,再让老管事想起白天训斥他们的事,寻到自己头上,那麻烦就大了,想到这,陈宁心生一计。

拉住王山要抽人的手,故意压低声音,粗着嗓子对老管事说,“咱们是桃花山上下来的,想在清河县做单买卖,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的,寻你打听个事,你如实说了,咱们就放你去,敢有半句不真,今天就要你的命。”

“我说,我说,好汉想问什么,小老儿如实相告!”老头是真怕了。

“我问你,这清河县,谁家最富,住哪里?”陈宁看唬住了他,心中大定。

老管事回答的也不含糊,想都没想,张口就道,“最富的是城东梁家,他家开金银首饰铺的,家里有的是金银,梁家的宅子也好找,挨着东门,往北两条街,门口有对石头哈吧狗,大门的匾额上提着“恒贞”二字。”

老管事说的倒细致,陈宁也没仔细听,本就没打算真去抢什么金银,听老管事说完,陈宁抬手把他翻了个个儿,脸朝下按在地上,沉声说,“算你老小子识相,趴地上不准动,要是敢乱喊乱动,别怪爷们手上刀子不留情面。”

老管事连声答应道,“不动,不动!”

陈宁跟王山交换个个眼色,眼看仇已报了,俩人掉头就走,离了胡同,赶紧撤下蒙面的衣襟,在巷子中一溜小跑,等跑到大街上,怕引起别人注意,改为疾行。

报仇是件让人痛快的事,把老管事揍一顿,让人心中痛快,陈宁还是心软,事后一想,老管事岁数不小了,两个壮汉打一个老头,又不光彩,还担心老管事会喊人捉贼,再把二人拿了,想想还是快逃为妙,俩人不自觉得加快了脚步,逃离这是非之地。

听着没有传来贼之声,陈宁心中少安,心中又窃喜,又忐忑,一阵快走,眼看就到西市门口的“海岱都会”坊了,突然眼前晃出个人影,陈宁一时没停住,撞了上去。

陈闷头走的太快,前面的人影也有点纤细,被陈宁一下撞出去好几步远,陈宁下意识的伸手去拉,扯住了对方的衣袖,只觉得一阵兰花的香气,幽幽的钻到自己鼻子里,陈宁定睛一看,原来是个女子,这女子穿了一身浅色披风,头上带了一枝珠花,珠花上的珍珠在夜色中,泛着朦胧的白光,单看这枝珠花,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女儿。

陈宁还是第一次拉着年轻女子的衣服,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放手,这时,旁边一个穿了襦裙,手里提着灯笼女子冲了上来,先把推开陈宁,又伸手扶住前面的女子,转身冲陈宁大声训斥道,“哪里来的泼皮,敢冲撞我家小姐,一会让官差拿了你,送你去吃牢饭!”

穿披风的女子年纪当有十八九岁,长着圆脸杏眼,神态端庄,提灯笼的女子,年纪小一些,有十五六岁,横眉立目的,看样子恨不得上来吃了陈宁,这种事陈宁是第一次遇上,张了张嘴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。

王山看他呆立不动,急忙闪身上前,先是拱手行礼,又赔不是道,“两位姑娘请了,我这兄弟刚才走的急了,无意冲撞了二位,还望两位姑娘海涵,我在这里代他给两位姑娘赔礼了。”

王山说的文雅,可惜这身板有点骇人,黑灯瞎火往前一站,两个姑娘忍不住倒退一步。

还是做小姐的先回过神来,整了一下衣服,对丫鬟说:“算了,天黑路滑,看到也不像故意的,咱们早些回去吧。”

听她这么说,陈宁跟王山都松一口气,毕竟二人都想赶紧开溜,毕竟做贼心虚,万一有官差追来就麻烦了。

没曾想,天不遂人愿,这位小姐借着路边店铺的灯光,斜头打量了陈宁一阵,随后说,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小哥。”

她这一张口,吓得陈宁亡魂大冒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刚才图一时痛快,揍了老管事,没想到马上就被认出来了,刚才没看到巷子里有人啊,她是怎么看到自己的?

这位小姐又继续说道,“你不是从太仓县过来应征乡勇的吗,怎么在大街上乱跑,没被选中吗!当日我不是派人拿了名帖带你们去的吗?”

陈宁一听她这么说,忽然明白过来了,自己来清河县的路上是跟了“万盛商号”的商队,当时看到一架马车带着轿棚,有女眷在车上,难道是这位小姐?这么一想,前后就明白了,是自己做贼心虚了,她是在来清河县的路上见过自己。

听到当时是这位小姐差人拿帖子,送自己这帮人去投乡勇,陈宁急忙上前,拱手行礼,“见过这位小姐,我确实是从太仓县来的,已经入了南营,今日被派出来公干,耽误了回营的时辰,一时走的急,冲撞了小姐。”

“南营的?那可不是外人,你们旅帅是我家小姐的三叔父,”丫鬟笑道,“什么公干?是不是去运河扛麻袋?”

看到被人道破了底细,让陈宁觉得老脸一红,又听这小姐是旅帅的侄女,自己和王山,又重新上前行一个揖礼,口称:“见过小姐。”

张小姐抬手回了半礼,“行了,不要总是行礼了,你们是乡勇,又不是我家的家丁,我一个小女子,受不到这么大的礼!”

一说到家丁,还是王山会来事,张口就说,“天色已晚,看小姐也没带护卫家丁,最近街面上又不太平,小姐要是不嫌弃,不如由我们二人护送小姐回府!”

这话可是说到丫鬟心坎上去了,也不待小姐答应,就满口应下,捡起刚才扔到地下的灯笼,让陈宁前边挑了照路让王山居后护卫,她扶了小姐居中,一行人往西市外走去。

让陈宁拿着灯笼照路,出了西市,他也不知道张府该往哪里走,丫鬟就指挥方向,向张府行去,张府原来也在城南,离南营不远。

一路走来,张家小姐并不与他们搭话,丫鬟却闲不住,先是问他们二人姓名,又问二人籍贯,陈宁心里发慌,不太想说话,王山抢着帮陈宁回答,王山人张的高大,但嘴不拙,变着花的夸赞小丫鬟美貌,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没什么心机,很快就跟王山聊的火热。

丫鬟的名字叫婷儿,自小跟张小姐一起长大的,今天俩人是去粮铺查账的,账目太多,这才回的晚了,说到这儿,婷儿开始大骂粮铺的管事,故意不派车马,让她们走回来,还发狠道,改日,她家小姐定要让他们好看。

可能是觉得婷儿说的多了,张小姐呵斥住了婷儿,不让她乱说。

转到城南,往一条宽巷里走了不一会,就到了张府的门口,里边的仆人听见小姐回来了,急忙出来相迎,陈宁跟王山躬身告辞,婷儿可能还没跟王山聊够,嚷着过几天去南营找他们玩,陈宁俩人赶忙应着,心里也没当回事,南营虽不比朝廷的府军,不过毕竟是军营重地,怕是不会放女子入内。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