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深宫幽幽夏盛珠云绯凛小说在线阅读

今日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深宫幽幽,作者是暮爬爬,主角是夏盛珠云绯凛,主要讲述了:【宫斗+古言+究极慢热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+非双洁(看清楚)+傻白甜女主(特别作死那种)+无脑甜宠(肥肠无脑)+幼儿园文笔(以及玻璃心辣鸡作者)】选秀那天,夏盛珠的心就被龙椅上的人摘走了。一个单纯如纸的女孩儿,在幽幽深宫能走多久?帝王的情意到底有几分真实?

深宫幽幽夏盛珠云绯凛小说在线阅读

第十章凶险(三)

第二天一大早,盛珠睁开眼睛,有点纳闷,这是什么侍寝啊,昨天是一个人,早上醒来还是一个人,难不成皇帝嫌弃自己,压根没来过?

可是旁边确实多了条被子……

完了,这么重要的时刻,她啥也没干,光占地方了,她不在的话,说不定人家皇帝睡得更宽敞呢!

气氛顿时尴尬起来,盛珠好想大叫,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啊!

“夏良媛,您醒了?”两个宫女端着洗漱用具,面带恭敬的笑容迎上来,“奴婢们伺候您洗漱,一会儿还要给皇后娘娘请安呢!”

还要给人家请安,苍天啊,她最怕人多了,还要见后宫最尊贵的皇后娘娘,死了算了。

心里七七八八,面上还得强颜欢笑:“哦,我马上去。”

洗漱完,宫女带盛珠来到桌子前,盛珠顿时瞪大双眼。

哇塞,什么神仙早餐,薏仁粥,刚磨好的豆浆,香喷喷的包子,糖醋茄子,清爽的凉豆芽,还有好几盘各式点心,为什么她的早餐没这么阔绰!

当然是大吃一顿啦,挨个吃,好不容易碰见这么多好吃的,盛珠干脆把午饭也一同吃了,食量震惊了旁边的侍膳宫女们。

一个嬷嬷看不下去了,不停地劝:“小主,一会儿还要给皇后娘娘请安,少吃点吧。”

盛珠闷闷不乐地又吃了一会儿,才起身往椒房殿走,身后的嬷嬷看了眼残败的餐桌,暗叹此小主成不了大器,跟市井村姑似的,性子轻浮,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
这一届新人没一个争气的,失宠的失宠,抱病的抱病,太后已经开始捉摸从宫女里头挑一批老实人给皇上过目了。

好不容易又来一个,还是个担不得大任的。

刚才查探过床榻的宫女也说了,皇上没碰这名小主,果然如她所料。

她眼尖得很,一晚上就知道像柳贵人那样端庄大方的,才是有前途的主,这位要不是看贤妃娘娘的面子,怕是直接送回去了。

在宫中当差多年的阅历让她仅限于在心里嘀咕,面上不会得罪任何人,对盛珠依然恭恭敬敬的。

但盛珠不傻,知道这老滑头那狐狸尖的眼睛里没几分真心。

椒房殿。

还好贤妃料到她怕这怕那,特意前来给她镇场子,两人相视一笑,盛珠心安不少。

行跪拜大礼:“臣妾宝镜居夏良媛给皇后娘娘请安,叩见皇后娘娘!”

“起来吧,赐座。”

盛珠谢恩后赶紧找个地方坐,反正没几个人,往下面坐就是了。

相比贤妃的婉约柔媚,皇后的声音则老成稳重,更像是盛珠的阿姨姑姑,并且很有亲和力,瞬间安抚了盛珠浮动的小心脏。

盛珠站起,直视高坐在上的皇后,一身鹅黄长裙,发髻梳得又高又圆,珠翠坠了一头,看着都沉,但是显得雍容华贵。

皇后浓妆淡抹,气质雍然,往那一坐便是国母身姿,但论容貌确实不如贤妃,算是个气质美人。

贤妃逗趣地插了句嘴:“你呀,见了谁都盯上许久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奔着后宫里的美人来的呢!”

盛珠挠挠头,屈膝道:“啊,嫔妾冒犯了。”

皇后眼睛放在盛珠身上,不轻不重地点贤妃:“贤妃,你就爱拿人取乐,这么大点个孩子爱看就看去,本宫还怕人看不成。”

“皇后娘娘就宠着这些新妹妹,臣妾稍微活泼一些,您又要板起脸了。”

“你多大个人了,还跟未出阁的闺女似的,妃首不带好头,不说你说谁。”

两人你一句我一句,没擦出火花,更像是闲斗嘴。

后宫没那么可怕呀,家里人都担心的跟什么似的。

落座后,皇后停了和贤妃的互侃,开始给盛珠介绍在场的嫔妃,新人第一次请安,这些老妃就为混个面熟,免得以后碰见了不知怎么称呼,不来也得来。

“这是庆安宫的庄淑媛,这是芳华殿的丹贵嫔,这是庆安宫的胡嫔,宫里的老姐妹都在这儿了,你以后见碰见她们要懂礼数。”

盛珠点了点头:“嫔妾知道了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皇后话音未落,那面色发黄,唇无血色的丹贵嫔就咳了起来,身后的宫女赶紧轻拍她的背部,皱着眉头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“丹贵嫔身子不好,先回去吧。”

“谢皇后娘娘,嫔妾告退。”丹贵嫔晃晃悠悠地行过礼,对盛珠歉意地点了个头,便被宫女搀扶着走了。

盛珠的目光一路尾随,似是被皇后看到,威严中带着可惜地说:“丹贵嫔身子骨不好,在王爷府的时候曾经小产一次,自此落下了病根,是个可怜人。”

“好可怜啊。”

盛珠没来得及感叹,话题就被皇后的笑容终止:“夏良媛,昨晚侍驾可还顺利?”

“回娘娘,盛珠蠢笨,皇上久久不来,嫔妾睡着了,然后就早上了。”盛珠不擅长撒谎,说出来又顿感尴尬,这糗事儿传出去是个人都要笑话。

果然,在场的人脸色多多少少都有了变化,气氛不像刚才那么随和了,但皇后的笑容恢复得飞快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呀,别人遇上这事儿哪个不是兴奋得睡不着,你倒是困得早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屋子里响起贤妃和胡嫔的笑声,庄淑媛没怎么笑,整个人高冷得像块冰,和其他人的画风格格不入。

盛珠尴尬得不行,低着头脸红得被烧了似的,不敢吱声。

皇后淡定地打圆场:“好了,你第一次侍寝不熟悉也正常,皇上都没怪你,旁人也不能说什么。”

“谢娘娘。”盛珠的声音尽量缩小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给皇后的请安没想象中那么可怕,但是比想象得还尴尬,散会的时候盛珠走得那叫一个灰溜溜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偷钱了,做贼心虚呢。

出了椒房殿,盛珠直奔宝镜居,刚到门口就见吕良在那等着她。

“夏小主吉祥。”吕良笑眯眯地点了个头,“皇上传您用午膳。”

可是她早上吃的现在还没消化呢,盛珠一脸悲苦:“能不去吗?”

吕良茫然一愣,笑容迅速回到脸上:“当然不能了,这可是别人求不来的福气啊小主!”

1 2 3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