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优读书
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

苏合司寇褚小说赘婿男主欠教育,黑化法医振妻纲完整版阅读

赘婿男主欠教育,黑化法医振妻纲,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,作者是酥花,主角是苏合司寇褚,主要内容:【穿书+女强+虐渣+疯批+救赎】一朝不慎被打晕,高冷法医苏合穿书成了炮灰白富美。富商独女,玉貌花容,万贯家产,却识人不明落入阴谋,诺大家业尽数落到赘婿手中。为了一个男人,竟然混得这么惨?逃婚抛夫搞事业!拒做赘婿男主的移动资源包!大婚当日,苏合戳穿司寇褚:区区赘婿,还敢养外室?酒楼闹事,苏合面不改色敲竹杠:公子大方,统共100两就行。桃花修罗场,苏合茶言茶语:哥哥姐姐不计较,妹妹这颗心也就放下了。赘婿司寇褚急得咬牙切齿,却无可奈何。直到某天,腹黑斯文的书生赘婿一把将其圈得死紧——“总归清白名声都毁在你手里,不如把我收了暖床?”

苏合司寇褚小说赘婿男主欠教育,黑化法医振妻纲完整版阅读

第4章 有人来闹事?

额头钝痛,醒来时还有些头晕。苏合缓缓睁眼,映入眼中的是淡绿床帏,架子床古色古香,自己显然还在古代。

撑着手肘坐起身,苏合环顾一圈,心也沉了下去。自己拼尽全力撞门,晕是晕了,却没能回家。采儿端着盆清水进屋,看见苏合已经醒来坐了起来,连忙放下盆子去看苏合伤势:“姑娘可算醒了。”

“我晕了多久?”

采儿左看右看,确定苏合没有大碍,语气放松一点:“姑娘昏了整整一日。东家守了半夜,少东家又守了半夜,走的时候还叮嘱我时刻守着姑娘。”

苏合忍不住笑了,这倒是从没享受过的待遇。现实世界里,自己从小到大没有亲人爱护,穿进这书里,倒成了富贵人家的香饽饽了。

苏合想起身,采儿伸手来扶,刚站到地上,就听有人敲门喊话,声音有些着急:“姑娘!翠茗楼出事了!”

“出什么事了!”来不及反应,苏合已经问出口。

采儿扶着苏合走到门口,看到一个头扎方巾,穿着灰色布衣的男子跪在门口,衣背上大大一个“翠”字。这身衣服苏合记得,那日在翠茗楼见过,是酒楼伙计所穿。

“有人来酒楼闹事。恰巧东家月前定了约,今日去了邻省。闹事严重,现在只有少东家一个人应付着,姑娘快去看看吧!”伙计浑身发抖,声音也哆哆嗦嗦。

苏合却不在意,闹事不找官府,找我这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干嘛?

虽然现实中的苏合已经年满二十五,不过这书中苏合还只是十七岁的少女,哪里管得了这些事情。

“闹事自然是找官府,我去看又能如何?”苏合头疼,伸手轻轻揉着额头。

那伙计却要哭出来一样:“闹事之人说酒楼饭菜有毒,小的不敢私自做主找官府。而且那人四处扔碗碟,少东家头都被砸的流血了!姑娘去看看吧,是否报官也拿个主意啊!”

苏白头被砸的出血?想着那温和的大哥,苏合心中一丝不忍,终于还是点点头:“走吧走吧。”

三人赶到翠茗楼,就见整个一楼大厅被围的密不透风。伙计带着苏合和采儿埋头使劲往里挤,快到尽头时,人群有人认出苏合,大声喊着:“苏家大小姐来了!”

众人正看热闹,一听这声音都齐刷刷去找苏合。人潮涌动着,苏合被挤得踹不过气,本就头痛,这下更是被闷得晕乎。迷迷糊糊间,被人一把从人群中拉扯出来,站到了两个闹事者面前。

苏合抬头,看到拉出自己之人原来是苏白。苏白一身淡蓝衣袍,衣袖和胸口上都染着血迹点点,苏合又去看他额头,果然糊了半脸血。

正要说话,苏白却先开口了:“何时醒的?”

“刚刚才醒。”苏合踮脚想去看他的伤口。

苏白握着苏合手腕,语气有些责怪:“这里闹哄哄的,你晕倒刚醒,来这儿干嘛?”

苏合终于凑近苏白脸庞,两人距离很近,呼吸都能相互吹拂。用衣袖擦去额头血污,苏合又仔细看伤口,两三条约三公分长的伤口,应该是碗碟碎片所划。伤口不算太深,只是数量多,所以流血量多。

心中稍缓,苏合又伸手去按压伤口周围,没有鼓包,还好。苏白本要劝她回家,却被苏合突然靠近吓得不敢动,乖乖站着任她检查伤口。

苏合刚检查完伤口,就听身后一个恼怒声音响起:“一点小伤还要看半天,我兄弟现在躺地上了,你们翠茗楼怎么个解释吧!”

苏合转身看那闹事者,两人穿着深紫衣袍,看料子是不错的丝绵。可那二人面容粗鄙,和这衣袍实在不搭。这两位闹事者,一个躺在地上不动弹,一个单腿站在地上,另一条腿跷在板凳上,正伸手指着苏合和苏白。

苏合低声问苏白:“为何闹事?”

“两人喝酒,其中一个突然倒地,另一个人非说是饭菜有毒。不让报官也不让叫郎中,就要给个说法。”苏白低头轻声交代事情经过。

苏合点头,又看那单腿站立之人,斗眼阔鼻,四方脸上瘦可见骨,一身丝绵衣袍披在身上像盖着干尸。地上那人也好不到哪儿去,躺在那儿薄薄平平一片,要不是有颗头,还真以为只有一套衣服放地上。

两个逃荒似的人,故意跑来翠茗楼闹事?倒是有趣了。苏合正要走近些看,苏白却拉着手腕不松开:“回去吧,这里我来处置。”

苏合回头笑笑:“无事,让我先看看。”

见她神态自若,苏白心中一滞,不禁松了手。苏合走近地上那人,伸手去摸那衣袍。站着那位瘦猴又怒气冲冲的开口:“摸什么摸!我兄弟有个好歹,你逃不了干系!”

苏合还未开口,苏白已经说话:“事出在我翠茗楼,定会查出个真相,何必大呼小叫!”

瘦猴虽然气冲冲,骨子里却是怂货。见刚刚还温声道歉的苏白突然严肃,也只是翻着白眼不敢说话,任由苏合查看地上那人。

苏合细细去摸那人衣袍布料,深紫丝绵暗纹细绣,倒是考究。掀开衣袍查看里衣,却突然发现蹊跷。

这衣袍里面,竟是一身粗布衣衫,手感粗糙油腻,似乎多日未洗。苏合法医出身,从来不怕脏污。

摸完衣服,苏合伸手去摸那人颈间,果然藏污纳垢。轻搓手指,苏合又去摸那人头发,油腻腻得有二两油了。心中稍微明了,必是生活潦倒之人,闹事倒情有可原了。

观察全身,苏合拿起那人右手细看,五指和掌心都有厚厚一层茧,仔细一摸,拇指和食指茧最厚。苏合又把那人右手举起,发现自然状态下那人虎口竟比常人张的更开,形状半圆甚是奇特。

是个赌棍?

苏合心中怀疑需要确认,转头示意苏白前来。苏白走近蹲下,苏合牵起衣袍给他看:“哥哥,你可认得这暗纹样式是谁家布行的?”

苏白细细查看摩挲,笃定的回答:“微凸剑兰暗纹,是司寇布行独有样式。”

这就对上了。

苏合浅浅一笑,站起身走向那瘦猴:“可否把手给我看看?”

瘦猴恨恨的:“凭什么!”

苏白正要开口,却被苏合挥手制止。

1 2 3
继续阅读